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youjizztube 8

2020作者:admin

待天色已晚,杨起将隐身披风解开,便要束在身上,却被祁恬一把拉住,喝道:“你有了宝物遮护,出去自然能够消形匿迹,我却如何是好?”杨起叹道:“你以为我是用这披风逃遁出府么?此刻郡王府的大门早已关闭,外面尚有十数官兵整夜巡护

你我若是将大门打开,他们闻得动静,却偏偏又看不得人影,岂非以为闹鬼闯妖?喧闹起来,实在是大大的不妙

”祁恬恍然大悟,连道有理

黄松奇道:“那你准备怎样出去?”杨起道:“我看此后院与外街也只有一墙之隔,自然是弄一个牢靠的梯子,从墙头攀爬过去

”言罢裹上披风,推门而出

黄松甚是不解,叹道:“你我都是王府的贵客,为何还要做这偷鸡摸狗的勾当?”祁恬笑道:“如此甚是有趣,有何不好?稍事还要扮作强盗,却不知劫得是哪一个恶霸奸商的好马名驹?”黄松与青衣看她神情愉悦,欢喜甚然,不觉面面相觑,皆道:“未曾看过要做匪人的女子,有谁是似她这般雀跃不止的

”再看祁恬早已从窗口爬出,伏身蹲在草木阴暗之处,看杨起偷得一个梯子回来,二人再不迟疑,三两步攀到墙头,窥看得四周无人,悄悄跳了下去

黄松将门掩上,蓦然一念,苦道:“稍时若有那好事的家丁婢女跑来请安问候,看见墙上支着的梯子,心中定然生疑,若是依此通禀了郡王爷,那可如何是好?”窥看得一时无人,慌忙出去将体制搬进屋内,环顾打量一番,暂且放在床底之下

一切收拾妥当,已然满头大汗,唏嘘不已

看青衣躺在软裘斜椅之上,早已安然入睡,不由叹道:“果然是个小孩儿,煎熬不得便能成眠,却哪里知晓这周围的千分凶恶、万般风险?” 杨起引着祁恬来到那藏兵洞,不顾她的惊愕诧异,拉将着穿出城墙

祁恬跌足道:“不想这里竟有如此庞大的一个豁口,若是鬼太子军马由此进入,城墙之护便同虚设

平阳古郡,倒真要成为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的冤枉砧板了

”二人越过浮桥,祁恬哼道:“鬼兵怕水,那护城河本是一道极好的屏障,有了这几个木竹,那就是引狼入室,请君入瓮了

”杨起哭笑不得,忖道:“我虽然不慎读书,却也听说请君入瓮本是一种制胜的谋略,平阳危如累卵,正是情急之时,如何能用在这里?你若强要说它大瓮,那也是伤痕交纵、稍碰即碎的裂瓮,更是不能请鬼纳魂了

”只是知晓她的脾性厉害,不敢说将顶逆

又往前跑得半里,杨起道:“就是这里了,若是遇上那出城之人从此经过,便夺了他的马匹,然后速速赶去小乌巢才是

”祁恬笑道:“原来这便是作强盗么?只是这夜深人静之时,哪里会有第一桩的买卖送上门来?”杨起也不隐瞒,便将原委一一给她道来

祁恬羞臊得满脸粉红,呸道:“都是些偷香窃玉的不正经人,定然夺了他们的马匹,决不姑息轻饶

”候得半日,听见有人往这边过来

二人心中怦怦乱跳,仔细观看,却是四人抬着顶轿子,不禁大失所望

祁恬有些焦急,嗔道:“莫非是这些老爷被那酒色财气洗涤一番,终于被人掏空了身子,便连骑马的气力也没有了么?”看杨起一幅甚是愕然的模样,继而掩口窃笑,不由怔道:“你笑什么?难道我说得不对么?”杨起道:“对极,对极

”凝神静听,隐约有马蹄声传来,不觉喜道:“好了,候了多时,毕竟遇到了送货上门的正主儿

”掏出身上的一根绳索,教祁恬牢牢抓住一端,自己执着另外一端,三两步跑到小路对面匿伏,便算是一个甚为粗陋简易的绊马索了

待那马奔到跟前,杨起大声喝道:“此时眷恋马匹,尚不下来,更待何时?”他极力吼叫,夜深人静之时,更是如雷贯耳一般,那马匹蓦然受尽,前蹄掀扬翻飞,半个身子便立了起来

马上之人啊哟一声,,双手脱缰,再也难捏不住,扑腾跌落地上,惊惶失措

祁恬一时手足无措,忖道:“如何大声叫唤便成?这强盗当得也未免太过轻松

”看地上那人犹在翻滚,心中又有些惊惧不定,颤声道:“他受伤了没有?可要寻人医治?”却被杨起一把拽住,拉上马匹急驰,听他道:“此人皮糙肉厚,受不得伤

”话音方落,果然看后面那人从地上滴溜溜爬起,捶胸顿足,唾口大骂道:“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蝥贼,敢来打劫本大爷的财物

我家大哥是郡王妃的娘家管事,你若是识得好歹,速速将马匹还来,乖乖磕上一百个响头陪罪,大爷我便既往不咎

”声音渐行渐远,再无所闻

二人不禁相视一笑,皆道:“原来是那恶人的狗腿家奴,如此说来,此番劫了他的马匹正合天道,也不甚微过

”祁恬看杨起手中依旧拽着绳索,暗道:“这绊马索竟是丝毫未曾派上用场

”心中犹为不甘,反倒有些可惜

那大马颇为精壮,被杨起连番催促,精神抖擞,四蹄如踩云腾雾,甚是快捷

杨起与祁恬俱是体材轻量之人,便是跑得久远,也不曾带给胯下的坐骑什么负重,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山峰,间满山遍野都是翠竹,月色之下层层叠叠,竟有几分惊魂跳魄之感

杨起喜道:“这便是翠竹峰

”与祁恬跳将下来,牵马到了一棵大竹之前,牢牢系拴妥当

听得一侧水声潺潺,竟似从峰中狭凹之地缓缓涌出流动,想必就是沉石河了

杨起道:“在近前一些,便是瘴气凝滞笼罩的方圆,千万小心才是

”祁恬叹道:“如何小心?倘若药材不济,只能白白死在里面了

”不敢怠慢,从怀中掏出培元定心丸,倒出四粒分食

杨起大是诧异,吞下一粒,道:“青衣说过一人服用一颗即可,何必多食

”祁恬不以为然,仰头将那两颗尽皆吞下,又逼迫杨起将手中剩余一粒放入口中

杨起无奈,只好依言照办,方听她正色道:“多用一份的药量,体内培扶正气的力度便更是强悍一分,外界种种邪气魅息若想入侵,自然也是难上加难

”看杨起听得目瞪口呆,不觉嫣然一笑,轻声道:“看你混混噩噩,粗枝大叶,总说什么成大事不拘小节,却哪里知晓这等细微精致的道理

” 他二人不敢从山间小道行走,杨起在前,祁恬断后,插入竹林之中,小心翼翼往峰上爬去

杨起叹道:“这竹林之中最多毒虫,我在前面打草惊蛇,若是被什么竹叶青咬上一口,那可是英雄落难,莫名冤枉了

”祁恬笑道:“这你又是不懂无知了,既然培元定心丸能够防毒,便是被竹叶青咬上一口,又有何妨?终究没有大碍

况且毒蛇呆滞,你便是惊扰了它,待它回过神来,你也已然走将了过去,它万般气愤之下,只好去咬后面尾随之人了

所以我才担当了极大的风险,甚是不易

”她不过是胡言乱语罢了,如何真能知道其中的道理

走不几步,嫌杨起走得迟缓,身去便要推搡,却被一根竹枝落下,正掉在手腕之上

祁恬甩袖摔荡,那竹枝反倒活转过来,一吐红色小信,顺着她的手便臂望颈脖攀爬,赫然就是一条青蛇

祁恬只唬得魂飞魄散,怪叫连连,忙不迭跳跃躲闪

杨起也是极其怕蛇之人,只是此番却无从退却,只好硬着头皮冲将上去,一把扯住蛇尾,用力往远处扔去

二人绵绵相觑,俱是脸色惨淡,用手擦拭额头,尽皆冷汗涔涔、惶然不已,所幸未曾被其噬咬

  有人说世上从来没有所谓的玩笑,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,多少真心话在玩笑中说出口,只是不想让懂的人,怎么都不会懂

是啊,有多少想要真心表达的话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youjizztube 8无奈说不出口

  很想念一个人,清醒的时候放不下矜持,隔绝不下彼此之间的距离,于是会在某一次大醉过后借助酒劲把所有想说的话诉之于他,然后第二天酒醒过后,身边有人说起,你矢口否认,把它解释成酒后胡言乱语,可是你心里最清楚酒后的胡言却是最真的真言;很喜欢一个人,却害怕得不到想要的回应,最后连朋友的位置都没办法保留,可是心里却有隐隐的不甘心,或许知晓心意彼此会有另一番  可能,抱着这样的侥幸,于是会选择在愚人节这样的日子里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,若被拒绝,还可以笑着说:你竟然当真了,我和你开玩笑呢,哈哈哈

然后转身后便是长久的失落

  你是否也是这样的人?那些倔强又违心的话,总是可以轻易地说出口,而那些甜言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表达,怕一片真心被辜负,怕得不到回应,反而会打破之前关系的平衡,于是很多真心话便以玩笑的口吻说出,一边期盼着他能够给予回应,一边又打着哈哈,我和你开玩笑呢,以此来掩盖心底的失落

  可是也只有你自己知道那些玩笑的背后才是最真的表达,而很多时候你说的很多脱口而出的话:比如不喜欢,比如你走吧,比如不想念,这些可以轻易说出口的话却最违心

  我们总是这样,不善于表达情感中最柔软的部分,却可以把那些坚硬轻易地表达

我常常在想,如果我们都可以少一点口是心非,多一点坦诚相待,是不是我们会过的更简单一点?  其实我们终其一生也都在寻找那个懂你的人,他可以看透你所有的口是心非,也可以读懂你玩笑背后的表达

懂你的沉默不语,小心翼翼地呵护你的孩子气

  我希望这样的他早日来到你的身边,让你能够放下所有的伪装,无需再以玩笑来掩饰真心,无需借助酒精来表达感情,尽情地活出自己

本文灵异鬼宅大概688字读完共需3分钟youjizztube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