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kkrrr.com

2020作者:admin

点击上方不惑大叔,关注我们或许在若干年后,人们将不再像今天一样追求过年,游子们也不再会像现在一样,每逢年关便如潮水一般涌回农村

——耕农小时候总盼望过年

对于小孩来说,腊月中旬以后,便开始进入过年的状态,一个个掰着手指头倒数,离大年三十还剩下多少天

可能是穷人的补偿性心理在作祟,大人们对过年的热情也远远高于现在

在我的老家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,过年一般都会做以下准备

杀年猪过了腊月中旬,村里每家每户开始杀年猪、熏腊肉

杀年猪是过年的重头戏,很多农村习俗和情感都体现在这里

每逢年关,杀年猪的人家要请客吃刨汤

人口多的大家族,或者与村里人相处得很友好的人家,一般会邀请很多人到家里吃饭,大大小小加起来,至少要摆个七八桌,相当于办一场酒席

吃的东西不多,猪血、五花肉、瘦弱、猪肝、猪肺等内脏都切上一些,加上一点自家种养蔬菜就组成一桌特色农村土菜

酒是要喝的,而且喝得越多越显得主人家热情大方

女人们会很快把饭吃完,然后张罗着收拾和洗漱,而男人们则不急

他们在酒桌上推杯换盏、觥筹交错,似乎要把一年来的劳累就着美酒喝掉

农村人的话题永远不缺,但是永远没有太多营养

说得最多的无非是村里还有几头猪没杀,哪家哪户没有猪过年,哪个师傅杀猪的时候出丑之类的话题

其余便是哥俩好,喝喝喝之类

一个个要喝得稀里糊涂不省人事才作罢

杀年猪是要看日子

黄历规定,有些kkrrr.com日子不宜杀猪

所以,村里总难免有同一天会杀好几头猪的现象,自然这样的酒席也会吃好几次

自然也要醉上几回

在我老家,熏腊肉是一道特别美味的佳肴,很多客人吃到以后都赞不绝口

远行的村民不管走到哪里,春节过后,总要带上一些腊肉

而那些在外打工不能回家的人,总是期待着家人可以捎上一些腊肉,当做思乡的一点慰藉,红粑粑与白糍粑过年的时候,老家会做粑粑,而且必做两种,一种是粘米粉和糯米混合制作而成的红粑粑,另一种是纯糯米做成的白糍粑

当地习惯用红粑粑做拜年礼品,所以每家每户都做得特别多

以前农村没有电器设备,做红粑粑必须用人工舂米,工序复杂还费力

但是人们乐在其中,并不觉得麻烦

有一年,有位小伙子来我们村里相姑娘,正好遇上那位姑娘在舂制作红粑粑的粘米,他为了给姑娘一个好印象,便主动帮助姑娘舂米

年轻的苗家女孩爱开玩笑,看到小伙子实诚,接二连三地把好几家人做的米都让小伙子舂完了

小伙子要面子,累了也不说,一天下来两条腿都蹬肿了,走路都走不稳

至今被村民们当成笑话摆谈

打白糍粑相对简单,但是它是个技术活和体力活

先要把糯米蒸熟透,然后倒入糍粑槽中,两个成年人需要把一窝糯米打糊,直到把所有糯米完全打成黏糊的糍粑糕

然后还要经过揉搓、挤压,做成一个个圆圆的白糍粑

稍微冷却,再用红薯雕刻成一个五角星,蘸上品红往中间盖去,一个好看的五角星白糍粑就成了

红粑粑和白糍粑除了三十夜那天用来供奉祖先,步步惊心十四爷另一个用处是作为礼品拜年

物质匮乏的那些年,拜年时的普遍礼品是一块上好的腊肉配上红粑粑、白糍粑若干个,加上一些白糖之类的就算成了

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用这些礼品,直接送红包或礼盒

鸡飞鸭走鱼上岸过年,除了杀猪之外,一般人家的配置必须有鸡、鸭、鱼

在农村,鸡、鸭都比较容易得,只要勤快一些的人家都会养殖家禽,需要的时候只要看看黄历,捉来杀了便是

农村人口多,加上为了方便春节时候待客,一般每家每户都要杀好几只鸡

年前那两天,小溪边到处是清洗鸡鸭的人

鱼,一般是自家养在水田里的稻花鱼,味道比市面上卖的鲜美得多

以前很多家庭都喜欢在自家的稻田里养上一些,随时方便捉来待客或者自己享用

如今倒越来越少了,人们都习惯花钱买

贴春联春联、灯笼和画报是80年代过年的标配

如果过年的时候,哪家没有贴上一些春联和画报,那就没有过年的气氛

很多人家的春联、画报和灯笼要到集市上去买,而我家的春联每年都是父亲亲手写的

有些叔叔伯伯也会买上红纸请父亲代写,甚至有的连贴对联也要请父亲代劳,因为不识字

后来父亲年级越来越大,脾气也越来越大,找他写对联的就少了

贴春联之前一定要把房子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整理清洁一番(相当于农村版的5S),还会给老木屋漆上一层桐子油,让整个老木屋看起来亮晃晃的,特别精神

在老家,老木屋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墙壁被桐油刷的贼亮贼亮,堂屋外挂上两个大灯笼,堂屋里贴满画报,祖先牌位前面点着红蜡烛,从堂屋到楼阁每一根柱子都贴上一副春联,算是过年标准的形象配置

春联大抵相同,无非是“喜居宝地千年旺,福照家门万事兴”“迎新春事事如意 接鸿福步步高升”之类吉祥喜庆的内容

点烟花放鞭炮“爆竹声声辞旧岁,烟花朵朵迎新春”

对于孩子来说,过年的时候好吃好喝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快乐

烟花和炮竹无疑是最能给孩子欢乐的东西

即将过年前的两场赶集,孩子们就开始计划起过年的炮竹和烟花了

各种水果、零食是必须的,但是多少没关系,唯独烟花炮竹必须足够多

什么算足够呢?要是有钱可以整天整天地放,没钱的家庭至少也要保证拆开了够孩子放一整天吧

我父亲在烟花炮竹方面从来不讲究,他认为放烟花炮竹是最花钱不讨好的事,噼里啪啦一整响之后,除了一堆垃圾,什么都没有了

所以,每年我家购买的烟花炮竹都是象征性的,只是用在几个必须燃放的环节

我打小便也不怎么喜欢烟花爆竹

但是看到小伙伴们都在放,有时候也心痒

长大以后,烟花炮竹倒成了我过年最讨厌东西之一

因为它们实在太闹

在我老家,过年那一天需要放好几拨炮竹

中午12:00至14:00左右,是祭祖、吃年夜饭的时间,要放炮竹

晚上18:00至21:00左右,是夜宵时间,要放炮竹

12:00,是跨年时刻,要放炮竹

凌晨3:00至5:00,是迎接新年第一天,要放炮竹

尤其是凌晨,特别烦,扰人清梦

渐行渐远的年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淡薄

人们不再热衷于过年,即是他们还会从全国各地赶回家,和家人团聚在一起,但是却不再像以前一样,杀一头自己养大的猪,做一些自家种植收个的粮食粑粑,推一桌自家生产的豆腐,贴上几幅自己好的春联,祭完祖先,然后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一顿年夜饭

很多人从外面打工或上班回来,家里什么粮食都没有,全部都靠买

现在物质丰富,什么都可以买得到,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什么都要自己做

或许就是这种富足,让年少了很多味道吧

以前农村穷,过年是一场物质的庆祝,更是一场精神的狂欢

而如今,日子好了,再穷的老百姓,日常的生活也比以前过年的时候好,到了过年这一天,对物质的需求也就越来越少了

很多家庭反而愿意再吃完年夜饭以后,开着车到周边走一走,当做一种消遣

有一天,我带着3岁的儿子回到老家

我们一家人在逗孩子的时候告诉他,这里就是你的老家

单纯的儿子却说:这是爸爸的老家,不是鸣鸣的老家

当时,我突然有一种失落感

在社会高度融合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的今天,类似的事情绝对不止我家在发生,它可能曾经或即将发生在每一个农村家庭里

或许在若干年后,人们将不再像今天一样追求过年,游子们也不再会像现在一样,每逢年关便如潮水一般涌回农村

到那天,人们都成为城市盒子里的一根钉子,过年就成了一种传说

——NED——声明:图片来自网络,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不 惑 大 叔更多精彩,敬请关注您若喜欢,请点个好看吧kkrrr.com